剑网3玩家故事-白衣(二)

时间:2017-09-10 16:50 作者:一叶书寒 手机订阅 神评论

深月她听得出来那个毒姐对于话歌的重要性,可惜毒姐A了近一年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师徒嘛,在剑三里感情不错的多得是啊。

深月想了一下觉得话题不太对劲说:话歌我们来插旗啊。

然后就被活活打死。

起来再打,打完又死,死了又打,打到深月就怒了:你这么打奶,怪不得没情缘,你们剑纯都活该没情缘!!

估计是被打的委屈了,又想起了狗币前情缘,于是开始口不择言了,她突然反应过来怕话歌会生气,但是就是死都不肯先开口。

话歌一直在笑:你自己技不如人反倒来喷我。

深月不说话,带着呱太就走了,话歌跟在后面一个人逼逼,逼逼了很久之后,话歌才意识到,深月可能真的生气了,语气放缓,开始哄她。

最后话歌举手投降,说:这样吧,以后只要我在线,没有JJC战场攻防,你随叫我随到,可以吗祖宗!

深月傲娇的点点头:恩。

双方达成共识之后,双双下线。那个时候也就跟毒萝说的一样,只是游戏里互相陪伴,下线后就是两个陌生人。

后来时间久了,深月上线第一时间就是喊话歌组队,有时候根本不用喊,话歌都自己组她。

彼此关系暧昧也不戳破,深月也始终记得她自己说的话,没有跟话歌要联系方式,虽然,她后悔了。

发生转折的也是在丐帮,话歌带了一个花萝和炮姐亲友做成就,深月进组后就安静的缩在后面一言不发,话歌意识到了什么,就说:深月,过来,我带你双骑。

深月什么都没有说点了拒绝,自己轻功飞,道长还跟她打字密聊哈哈她说:你轻功飞的都没我马快,什么鬼轻功啊!

深月没有飞到他们集合的地方,而是找了个巨大的山洞,山洞里面有颗树,树里有个洞还有俩猴子,她就蹲在里面带着自己的呱太打坐,话歌一直找不到她就给她发密聊,她也不回,话歌突然意识到什么:噢你又生气了是不是。

然后跟她一通解释:真的是我亲友而已啊。

然后深月掉线了,因为突然就停电了。

深月二十分钟之后又爬上线,队里只有她和话歌,她说:刚刚停电了。

话歌说:噢...也就是说,我刚刚给你发的一大堆话,你全部都没看到咯~

深月惊了:啊,我没收到啊,你刚刚说啥啦。

话歌说:没。她们俩去玩了,就剩我们了,你还要做成就么。

深月从洞顶直接爬出去,顺着芦苇荡水边的芦苇慢慢的走,话歌跟着,开着走路模式,毒萝一蹦一跳的,道长轻袍缓带,也慢慢的走着,两个人中间隔着很大一段距离,深月没停下来等他,话歌也没有追上去。

话歌莫名其妙说了句:深月,我觉得我得跪啊。

深月懵逼了一下:啥玩意?

话歌沉默了一下:唔,我知道你不懂。

深月打了一大堆喷他的话还没发出去,话歌就说:以前上线都是自己玩自己的,突然多了个跟宠不太习惯。但是渐渐的我也习惯下来了,甚至不止二次元里牵挂,三次元也开始惦记这个跟宠。

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深月没反应过来,她跟我解释他当时感情不纤细,整一疯丫头一样,所以她当时只是震惊了一下,然后下意识回了句:卧槽,是嘛??

话歌沉默了一下说:深月,要是我现在再要一遍你的联系方式,你给么。

深月瞬间冷静下来,跟她说:不行。

话歌秒回:那YY呢,这个总可以吧,YY里面总没有大多资料的啊。

深月想想也是,就给了。

后来话歌打JJC的时候会喊深月来旁听,话歌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个比较成熟的大叔音,深月也不是声控,就在纳闷,如果是个大叔的话,为什么在游戏里聊天这么狗啊。。。

深月始终没有说话,自己去战场里尬舞,去找人插旗,安安静静的等话歌打完再一起去闲逛。

这一次终于不是话歌带着深月去他想去的地方了,深月说自己最喜欢长安西市,就拉着话歌去了,她跟他说凤翼云萧的任务,那首歌很好听,说长安西市街头,阳光很柔和,路边的花树会有花瓣飘落,虽然不太明显,但是莫名其妙就给人一种身临其境,很震撼的感觉。

阿伦屋子后面的几个人坐在小桌旁,互相寒暄,温酒入喉。深月跟他说在这里喝酒,可以进一个叫迷仙引的地方,是一个存在于一幅画里的世界。

深月一直兴致勃勃的balbabla的说,话歌一脸生无可恋的被她拖着走,显然比起这种最相仿现实的热闹,他更喜欢那种独自绽放的花和静静流淌的山水。

凤翼云萧任务的那个pv的最后,是阿伦拉着雨婕跑到了舞台后面的那两棵树,深月给他放了最后一个海誓山盟说:这是我最后一个海誓山盟了,以后再也不会放了。

话歌也没说啥,点了深月抱抱,然后就下线了。

隔天深月和话歌看风景,话歌说:走,去战乱长安。

深月一脸懵逼,问:去那干嘛。

话歌笑了一下:摸尸体。

深月:??!!

一开始深月是拒绝的,大晚上的去战乱长安那么阴森的地图就算了,还去摸尸体,虽然只是数据,但是怎么想怎么恐怖啊。

但是后来两个人摸得不亦乐乎,深月摸了几个摸出了同心锁,乐呵呵的给话歌发密聊:你看啊,我多红,几下就摸出了同心锁啊!

话歌一副我投降的语气说:对啊对啊,小祖宗最红了,诶呀我怎么这么黑啊。

深月看到更乐了,鼻子伸的老长,跟话歌各种吹牛。

深月跟我讲到这些的时候,因为开的不是yy只是在QQ里扣字,她打字很慢,语句有点纠结,但是她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那种开心,是我无法忽略的。

下线前,话歌跟她说:你明天早点上线啊。

深月以为他是不服她今天比他红,想明天继续摸,就说:行吧,明天我早点上线。

人嘛,不应该随便立Flag的。

因为那一天,深月有事,几乎是深夜的时候才上线,话歌已经下了。

她看到一个小信封,就去收信。

干干净净的信箱里孤零零躺着一封信,是话歌寄来的,里面有个同心锁,还有一大段的话。

里面的大概内容就是说,其实那天晚上话歌也摸到了同心锁,只是看着深月很开心就没有说,还说深月根本一点都不红呵呵哒什么的。

但是深月最在乎的是后面的那一小段,话歌说:还有啊,我觉得这么久以来,碰到你应该算是意外吧,谢谢碰到了你,总算是让我每天都有点牵挂了。

深月笑了一下,把自己摸到的同心锁也寄了过去,说:呵呵哒我就是这么红你既然都承认了那你就不能反驳。还有,好巧啊,我也惦记你呢。

隔几天之后,话歌和深月一起上线碰到了,心照不宣的开始哈哈哈对方。

话歌:什么鬼套路啊,土的要死。

深月说:你这个老年人没资格说我!

话歌沉默了一下,说:走,我们去杏花村。

那个时候深月粗神经也没去注意话歌为啥突然沉默,一听到说去杏花村,就满心欢喜,因为杏花村可是个截图的好地方啊。

话歌说:诶呀其实我还是喜欢有花的地方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这样的姑娘却不喜欢。

其实吧,风景不重要,重要的是一起看风景的那个人而已啊。

唠嗑唠嗑着,话歌又再一次讲起他的毒姐师父。

深月静静的听着,但是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,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煮的咕咚咕咚的,不停有酸味冒出来,环绕在她的身边,挥之不去。

小姑娘心里想的东西,上一秒或许还是万里晴空,下一秒可能就是风暴雷霆,这个活在描述里的温婉姑娘,在当时深月的心里,成了这个副本里最大的boss。

深月冒着醋味但是还是假装从容:你跟我说这么多,就不怕我有想法么。

话歌没领悟到深月的意思就说:她是我的师父,而且她都A了很久了,只是回忆,又有什么关系。

是啊的确没有什么关系啊,就像鱼干,芊醉,苏秀一样,很多时候,活人永远比不过逝者。

虽然话歌的师父还在现实里活的好好的,虽然现在已经不玩剑三,但是不代表她以后不会回来啊。

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,就会变得自私,只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只想着自己,只希望自己喜欢的人,心里只有自己。

何况,当时的深月只有19岁呢。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剑侠情缘OL3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您

相关阅读:故事,玩家交流,原创故事,树洞

热点推荐

更多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