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网3玩家故事-白衣(一)

时间:2017-09-10 16:48 作者:一叶书寒 手机订阅 神评论

这个故事是我一个不太熟悉的亲友,一个因为我想满足我的脑洞去找她捏图才开始交集的亲友。

她现在玩的什么职业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她在这个故事里,是个毒萝,他是个道长。

毒萝叫深月,道长叫话歌。

这两个id都是他们一开始自己的id,我不知道这个叫话歌的道长还有没有玩剑网三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,但是如果你看到的话,她也没有给你留啥的话...所以...emmmm,懂吧?

其实深月特别不喜欢道长这个体型,因为她上一个情缘就是个剑纯道长,并且特别的狗,所以她觉得自己还是别和剑纯有任何瓜葛的好。

死了情缘了对吧,既然没人束缚着就可以伸伸懒腰,于是她一大段时间都是处于一种瞎瘠薄乱撩的状态,但是都只是撩撩而已。

深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妹子,算半个情场老手吧,每天跟各个小姐姐小哥哥暧昧的不亦乐乎。

那段时间是准备双十一,亲友群还有空间,游戏里的世界频道都有人刷:双十一来个情缘脱单!之类的话,某天她修仙,在游戏里挂机,看着世界频道一群复制党默默地感叹一句:这天下,终究是姓复的!然后,也跟着复制了一波。

然后有个道长密聊他,那个道长就是话歌。

两个人逼逼了一会一拍即合,然后决定去明教挂机。

话歌是个老胎,一眼就看出来的,手法也很犀利,但是没有夜话白鹭,没有剑茗套,没有老白发和死了几百个情缘的眼神,只是一身白到出尘的溯雪,一柄三尺青锋,淡然的眉眼。

深月做了个决定,跟他约jjc。

话歌表示:你是第N个想抱我大腿的人,可惜....我不喜欢带矮子玩。

当时深月跟我说的时候我直接骂人了:妈个叽你嫌弃矮子我还嫌弃你呢妈蛋!!

深月揉揉我:冷静冷静,当时我也怒了。因为我可是补天啊,当时的王者奶毒啊,而且我那个时候是毕业装分。

于是深月跟话歌说:来吧插旗。

潜意思就是:老子要溜死你....

话歌拒绝了,他说:我不想和不在一条水平线上的侏儒打。

话歌这种聊天方法,俗称:把天聊死。

对啊后来两个都沉默了,道长飞上三生树对面那个把月亮遮了一半的山上,说:来。

深月哼了一声,扑腾着也上去了,五毒的轻功不是我吐槽,好看是真的好看,但是...飞的特别慢,当时还没有双人轻功,深月表示真的很绝望。

后来呢,旗自然是没插成,话歌买了个橙子放给她说:辛苦了,算是补偿吧。

深月也没说啥,她有点看破红尘心已老的懒得深想,毕竟烟花只是炸着玩的嘛。

她准备下线的时候跟话歌说:太晚了我要睡了,明天还是在这个地方我等你上线,我给你个东西。

第二天话歌上线的时候一点多了,深月远远的看到他等在那个山头,话歌跟她抱怨:你特么快点啊,我赶着睡觉啊!!

深月也懒得跟他bb,炸了个海誓山盟给他,说:你猜猜,海誓山盟和真橙之心哪个贵。

话歌说:都是百宝箱买的有啥区别啊。

当然不一样啊,海誓山盟就是海誓山盟,但是真橙之心不是真诚之心啊。但是深月觉得两个人的思维不在同一个频道,交流困难,两个人看完了烟花也就下线了。

然后啊,就像是一个每天接日常都见得到的npc一样,每天都有个人在那个山头喊:妈个叽深月你飞快点啊!

深月心想,这个人有点意思啊,可以交个朋友之类的。

或许话歌也这么想吧,先一步问:深月,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。

深月就作了一下,觉得...不行啊我要装一下,装高冷一点,于是跟他说:我们只在游戏里彼此陪伴不好么。

话歌沉默了很久,跟她说:无所谓,反正多你一个少你一个朋友也差不多。

话没错啊,但是有点难听刺耳,或许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深月觉得怪怪的,但也就没说什么。

许久之后,话歌打破沉默说:我们换个地方看风景吧,去寇岛。

深月其实很拒绝寇岛这个地方的,因为深月觉得寇岛的色调有点爆炸。

话歌喷她:你不懂,这叫情调~

emmm深月可能真的没什么情调,话歌带她划船,打打小怪,看看风景,这种日常天天都有,深月当时的好感全都被磨没了,觉得这个人真的是无聊的要死。

某天,深月在战场里尬舞,尬舞完了出来看到话歌在线,下意识看密聊。

话歌:来丐帮不,这里总该不丑吧。

丐帮的确不丑,芦苇荡漾,碧波绿水,天气特别好,看着花瓣飘落,倒是真的像个世外桃源呢,对吧。

可是深月不喜欢水深的地方,她是个怕水怕到就算是在游戏里,只要开了高等画质一看到水底都特别怂的人。

话歌一直笑她,说:十里杏花君山始,我们是来看花的又不是看水,来来来,我带你双骑。

深月白了他一眼:哟嚯你这够文艺啊~

话歌轻轻笑了一下:不不,这叫有感而发。

后来在丐帮某个屋子底下发现了一个穿着戏服的npc,深月问:诶这里不是丐帮吗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。

话歌说:丐帮可是天下第一大帮会,如同海纳百川,什么人都有。

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啊,面对着丐帮倾洒而下的阳光,一身白衣干净的出尘,毒萝想:喵的,装毛线的文化人啊...

后来话歌也难得跟她讲起以前的事情,话歌玩的时候是80年代,那个时候他还是个黄叽,什么都没有,亲友也不多,90年代了想换个环境,就练了这个跟深月相遇的道长,有个毒姐师父。

深月当时这么跟我说:这么狗的徒弟都能接受,那这个妹子性格是有多好啊...

这算是给后来说的,这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角色,一句话都没有说过,但是也算是导致后来分开的原因之一。

就算深月她不说,但是心底总是有点怨念的啊。就算是跟芊醉跟阿颜一样,一个豪爽粗神经,一个后知后觉,但是也不能说她们不怨啊。

只是阿颜选择往前走,回忆放在心里,芊醉选择了停在那个时候,深月她希望他过的好一点。

希望他记得自己。

但是也希望他忘了自己。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剑侠情缘OL3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您

相关阅读:故事,玩家交流,原创故事,树洞

热点推荐

更多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