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网三玩家故事-第二个故事,故梦(一)

时间:2017-08-14 09:59 作者:一叶书寒 手机订阅 神评论

17173剑网三专区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,作者:一叶书寒

故梦是首歌,我听的是伦桑的版本。

故梦故梦,故时梦里,繁花似锦,杨柳绿堤,故人眉目温柔,我却已两鬓斑白。

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个叫芊醉的丐姐,我是在三生树遇见她的,她当时把武器卸下了,我看着她的脸,看着她的外观是沧海间,还以为是个秀姐,在我发现她其实是丐姐之后,我跳上了她身后的树枝,打开那把小小的娟啼红,努力的想要把芊醉一起遮在伞下,但是在我抱怨gww为什么要把萝莉的伞弄的这么小的时候,芊醉转过了身对我说:咩萝萝,你这伞,好小啊。

我气鼓鼓把伞收下跳到她身边说:对啊没办法,谁叫gww最不疼萝莉了。

芊醉摸摸我的头,没有说话。

加了个好友我就匆匆下线了,老妈催着我睡觉,只能装睡了再起来开电脑。

我装死完之后再上线,芊醉已经下线了,后来跟着她一起日常一起唠嗑一起挂机,关系也算蛮不错的。

后来有一天,芊醉问我:咩萝萝,你有没有听过故梦。

我疯狂点头说:当然啊,我听的伦桑的版本!老大的声音贼攻了!

芊醉问我:你要来YY么,我给你唱啊。

我听说有歌听我就屁颠屁颠跑过去了,那天晚上,芊醉唱了很多歌,只有我一个人听,她的声音很好听,很干脆很豪爽的样子,真的像个丐姐一样,但是唯独她唱故梦的时候,总会把声音放得很轻很温柔,唱的很认真,一字一句的。

我冒着星星眼给她刷花花,后来芊醉告诉我,她并不喜欢故梦这首歌,但是却因为他的缘故,却成了芊醉耳边最常响起的旋律。

芊醉口中的那个“他”,其实是芊醉的师父,唯一一个师父。

芊醉的师父是个喵哥,叫他鱼干好了。

芊醉没有雏鸟情节,她只是单纯的觉得,师父一个就够了啊。

鱼干收芊醉的时候,有个亲传,是个秀姐,芊醉很开心啊,整个师门就他们三个,但是芊醉不知道,其实整个师门只有他们两个,那个秀姐号的主人,已经不在了。

是真的不在,因病去世了。

鱼干摸着芊醉的头说:这个是你大师姐,她不在了,师父已经没了她了,所以不能把你也弄丢了。

芊醉也隐隐感觉的到这个秀姐对于鱼干的意义之重要,也没有说什么,就静静的嗯了一声。

芊醉是个小白,鱼干就认认真真的带着她,刷任务,下副本,满级之后带着做日常,收帮贡收监本。

芊醉的手法不是鱼干教的,是鱼干的师兄,芊醉的师叔,一个叫云暮的丐哥教的。

芊醉跟我说,她当时第一把跟云暮插旗的时候,云暮什么都没有说,把芊醉摁在地上哗啦哗啦的一套技能往她身上打,当时她还在懵逼,反应过来就直接开笑醉了,笑醉完了继续被摁在地上拍到死。

云暮跟她说:你每天跟我插旗插20把,我再给你讲讲技能和技巧。你有事没事去去老洛阳,看看别的门派插旗,然后回去扬州看同门插旗,偶尔自己也动动手,键位你自己怎么顺手怎么改。balabal....

芊醉一脸懵逼,一天一天打下来,键位改了一次又一次,yy里被云暮唠叨了一套又一套,鱼干倒是乐的清闲,乐呵呵的天天看着芊醉被揍。

丐帮同门内战我没见过,但是我知道,就是一套一套控到死,满地乱滚嘛~

芊醉很争气啊,认认真真的学,云暮的丐帮那叫一个猥琐,打人那叫一个疼啊,芊醉全学下来了,青出于蓝胜于蓝,从一开始的拼命喝茶到后来的跟云暮五五开,再到后来的能把别的人摁在地上一顿打,打得别人怀疑人生那种。

我承认我后来跟她插了一把旗,她还是脱了装备的...我一个堂堂纯阳被丐帮满血控到死,真的丢人....

芊醉这个人真的跟丐姐一样,潇洒帅气,一笑泯恩仇,仰头烫酒入喉,特别豪爽霸气。

他们三个有时候打情怀三三,双丐帮和一个猥琐流明教,其实看配置是很情怀,但是云暮和鱼干这两个人啊,着实不情怀。

有一天他们疯狂的连胜,硬生生把芊醉拖到了三三八段,鱼干说:诶,今天这么顺利,要不你们唱歌庆祝一下?

云暮说:成啊,你先唱,你提起的。

芊醉也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:哇师父声音那么好听,唱歌岂不是要迷倒万千少年少女?

云暮咳了一声:咳咳,芊醉啊,我不是少年了。

芊醉嘿嘿笑了就催促鱼干说:师父快唱啊!

鱼干虽然是男神音,但是他五音不全啊,芊醉不知道,云暮是知道的啊,也在笑着逼他唱歌,鱼干后来没磨过去,说:算了算了,等一下你们听完了别喷我啊。

然后鱼干开始放伴奏,云暮闭麦前叹了口气,芊醉闭了麦,在思考云暮叹什么气啊。

芊醉一听伴奏,觉得贼耳熟,突然想起来这首歌叫故梦。

不出意外的,这首歌的调子从明教跑到寇岛去了,但是芊醉听的出来,他的一字一句唱的都很用心,没有丝毫敷衍,甚至到了后面都感觉有点哭腔了。

云暮听不下去就直接开麦:诶行了行了,我来吧我来吧,芊醉你想听啥,你点我唱。

芊醉就特别激动:无垢!无垢!!

云暮也唱了,那天晚上闹得很晚,芊醉也任由他们点歌也唱了歌,差不多了,他们也散了。

躺在床上的芊醉就在想,为什么今天鱼干唱的故梦明明调子都跑到天边去了,但是还是认认真真的唱,甚至都有了哭腔。

她翻来覆去啥都没有想到,于是去戳云暮:师叔,师叔,你睡了吗?

云暮秒回:还没,有什么事情么。

芊醉问:为什么今天师父唱的歌调子都跑到天边了但是还是唱的那么认真,后面都感觉他要哭出来了。

云暮沉默了一下,就告诉她:跟你那个已经去世的大师姐有关系啊。

那个去世的大师姐,就叫她苏秀吧。

17173剑网三专区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,作者:一叶书寒

投稿请联系QQ:2175754956 | 云荒,17173剑网三专区感谢有您。

相关阅读:剑网三,玩家故事,原创故事,树洞

热点推荐

更多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