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催枪问谁•壹》独家试读 少年人穷志不短

时间:2017-04-13 11:00 作者:慕容无言 手机订阅 神评论

《催枪问谁·壹》由“剑网3”官方资深文案阳宝哥、乌鸦担任原案监督,老牌武侠作家慕容无言执笔创作。

《催枪问谁》系列小说依旧延续了“剑网3”官方小说系列的优秀品质,对人气角色、天策府总兵教头“杨宁”的少年时期进行了更为细致入微的描写。

8.jpg

预售>>天宇书店>>点击下方链接进入预售页面

https://detail.tmall.com/item.htm?spm=0.0.0.0.bS97ab&id=548138976706

参与论坛赠书活动,抢阅天策统领杨宁生平

官方小说《催枪问谁·壹》答题赠书:独枪守唐魂——杨宁

http://bbs.17173.com/thread-10059894-1-1.html

第一章(二)独家试读·未经允许,严禁转载

>>第一章(一)独家试读·既有天策何须神策

洛阳城外,天策府巍峨依旧。两座跃马弯弓的巨大石雕骑士,静静矗立在正门口,俯视着过往人群。石雕下的草叶子在风中轻轻摇曳着,怕惊动了一旁披甲持枪的站岗卫士。

一位身形瘦弱的少妇,从天策府里急匆而出,她一系黑衣,头戴斗笠,黑纱遮面,肩头斜背一个小小包裹,右手还拉扯着一个四五岁年纪的小孩子。这小孩一手高高举起被母亲攥着,另一只手倒拖一根比他略高的小木枪,边走边回头望。

今天在天策府正门当值的,是龙飞营队官徐长海,他一抬头,正撞见这对母子走出来。徐长海慌忙扯下肩头斜披的值星绶带,塞进同伴怀里,大步跑上来拦在这对母子之前,躬了身子抱拳急声道:“嫂子别走⋯⋯您再等等⋯⋯统领他就要回来了!您千万别走!”

黑衣女子脚下不停,拖着孩子继续前行。徐长海不敢拦也拦不住,只好弓着腰连连后退,急得额头上冒出汗来。一连退了十几步,徐长海索性一咬牙,闭了眼双膝跪地,伸长了双臂横在黑衣女子身前,一声“大嫂”,两目含泪说不出话来。

黑衣女子叹了口气,垂了头撩起面纱道:“长海你起来,男儿膝下有黄金,上跪天地下跪家国,岂可轻易跪于妇人?”

徐长海摇摇头道:“嫂子,长海嘴笨,可总教头的抚恤,是朝中有奸臣使坏!大统领正在周旋,嫂子您一定得信他!”

黑衣女子摇摇头坚定地道:“先夫他不愧李唐是尽忠,我不愧先夫是尽孝,我要让这孩子将来读书习字做文章,为杨家传宗接代。不论是为人妻、还是为人母,我必须这般作为!我杨家,为李唐、为天策流血已经够多了!”

黑衣女子侧身绕开拦路的徐长海,手指身后的天策府,扯一扯孩子的小手道:“宁儿,你记着这里,为娘愿你一生不进此地,一生不识此地中人。”说着拽过孩子手里的小木枪扔在地上,抱起孩子决然而去。

小孩子乍失玩具,满脸委屈几乎要哭出声来,却不敢抗拒母亲,趴在母亲肩头上咧开嘴小声喊着:“徐叔⋯⋯徐叔。”

徐长海身高肩宽的一条汉子,跪在地上扭过身子,背对天策府望着远去的母子,终于哇哇大哭起来。

十三年后。

落雁山葱郁绵延、山路险峻,紧要处全靠木桩搭就的栈桥通过。一只稀有的白尾鹞子从山林中跃起,在晚霞间将双翼尽力展开,借助了山风上涌的气流,在天空滑翔而过。它自半空中掠过林间、田地、农舍与牲畜,调整了一下翅膀,沿着官道向北而行,高高掠过城墙与门楼,轻巧地飞入广武县城里,收拢翅膀落在县衙的屋脊上。

时值夏末,落日余晖中,一只蜻蜓悄悄飞过县衙二堂前的水缸,尾尖在水面上连点几点,又振翅飞走。杜知县坐在堂上,拆阅书信后微微皱眉,抬头又把站在眼前的来人仔细打量一遍。

来者十七岁年纪,正是个算不得男子汉,又大过男孩的岁数,他个头略高却有些细瘦,浓眉方脸宽宽的额头,两道眉毛几乎连成一线。这大孩子细腰乍背手臂壮实,不知道穿了谁人的短袍长裤,罩在身上明显肥大,膝盖上还打着补丁,脚下却踩一双道士们常穿的步云履,鞋帮上也绷着布。一个小包袱斜背在他身后,包袱上绑着一把旧油纸伞。这人就像根冷硬的竹竿杵在那里。

又一只蜻蜓从堂下飞过。杜知县又等了等,终于主动开口发问。

“你叫杨宁?”

那孩子弯腰拱手行礼:“回大老爷,我叫杨宁。木易杨,安宁的宁。”

杜知县垂了眼皮,随手将书信叠了几沓扔在桌上,等他继续说话。

世情冷暖,尽在求借之间。低求高借中,最能看尽人心。按常理,凡是拿着举荐信,托人情求安置谋差事的人,都知道是自己是低微的一方,所以卑躬屈膝是常态,最起码也要言语中多多地巴结逢迎,竭尽全力去讨好对方,求对方给于恩赐。

可这少年似乎是对人情世故全然不通,或是没有眼力,更不屑乖巧。这句自报家门的话说完,就立在堂上再无话说。

冷场片刻,杜知县冷哼一声,面色上就不太好看。随手点了点桌上的书信问道:“你还当过道士呀?在道观里都学了点什么?”

“劈柴烧火、浆洗衣服、练⋯⋯炼气打坐。”

真是话如其人,且硬且冷。杜知县再无谈性,点头挥手道:“且去堂下等着吧。”这事情有点让杜知县扫兴了,预想中应该收到的土特产、恭维话一点没有,眼前这完全就是个愣头青一般的傻小子。他叫过仆人,喊来县衙的捕快总班头包天福,点手唤他到近前,捏起叠成窄条的书信,遥遥点指堂下道:“看见那个孩子没?唉,一个朋友写信来了,说是亲戚孩子,求我安置。我这也不好安置在身边使唤他,也不好推给店铺里去做学徒,你就收走做个候补捕快吧,就当多个使唤童子,给他吃饱饭就行,要是觉得不合用,就打发他走人。”

“明白了!大人您早安歇。这事交给我了!”包天福躬身行礼,领着杨宁从侧门走了。杜知县走下院子,踱步到院中间的大水缸前,捏了一点鱼食投进去,看着几条锦鲤浮上来抢食,自言自语笑道:“还炼气打坐,你怎么不成仙呢?可真有意思。”

包天福出门走到外院,两手抱胸站在台阶上,回头看看身后这瘦高的孩子。这孩子的双眸倒是又黑又亮,却全然没有些许的热情,就这么冷淡地回望他,手里还捏着一根木枪。

又等了等,还是没有孝敬的物件递上来,也没有好听的恭维话入耳,包天福百无聊赖,皱着眉把他手中枪抓过来,攥在手里抖了抖,又随手捏了捏杨宁的大臂笑笑道:“就你这身板还玩枪呢?把这玩意儿扔了跟着我!”

杨宁并未依言,仍旧怀抱木枪跟在他身后。包天福回头扫了他一眼,板起脸道:“你是没长耳朵吗?一会把你手里这破棍子给我扔了!再让我看见你抱着它,你就给我滚蛋!”

县衙里东厢房是捕快们平日当值、候差的签房,屋里正当中一张大榆木桌子,十几把凳子散放在各处,四周墙上挂着镣铐和绳索,墙角里倚放着水火棍。包天福大马金刀往桌后的椅子上坐下,点指四周道:“兄弟们,这是新来的候补捕快,你们多照应着点儿,有事也尽可指派他,打杂跑腿的都能让他去干。你叫杨⋯⋯杨什么来着?”

“是杨宁。木易杨,安宁的宁。”

“行啦,这是你钱大爷、马大爷、张二爷、孙四爷⋯⋯哎孙老四你最瘦,你那还有穿剩下旧官衣么?先给他来一套穿⋯⋯怎么没裤子了?上身也行,先让他套着穿吧,一个候补的,也用不着全套官衣。”

杨宁站在门口各位捕快行抱拳行礼:“钱大哥好、马大哥好、张二哥好、孙四哥好。”

钱过山一愣,冲着包天福哈哈大笑:“包头儿您听见没?这孩子真行,自己给自己涨了一辈儿。”

杨宁这般作为,让包天福很没面子,却又不好当着诸人面前,跟他一个孩子计较,皱眉骂道:“滚滚滚!滚走换衣服去!”

杨宁捧着半身官衣,踌躇片刻,低声问道:“我去哪里换?”

“后院啊!自己找窝去!”

进到柴房,杨宁长舒了一口气,相比马厩、窝棚而言,柴房已经是好很多的所在了。依着他这小半年一路走来的经验,在柴房要想睡好,有两点诀窍,一是柴捆要垫平压实,睡起来才不硌腰,二是把柴捆竖起来挡窗,才能半夜不凉。杨宁将柴堆平整了,堆出个能躺下的地方,解开包袱把薄被铺开,将上衣脱了套上旧官衣,将长出来的袖口卷起,从包袱里取出块木牌来,一面刻着“杨”字,另一面刻着“杨门吴氏”字样,寻根柴棍捏起来插进泥坯墙里,将木牌挂上。而后杨宁跪倒在地三叩首,低声念道:“爹娘在上。孩儿已经到了广武县,有食有宿,还有半身官衣可穿,二老且放宽心。孩子这些年总能自己养活自己的。”

行完礼的杨宁坐在柴捆上,四下里张望一番,心头却是一沉,自己要养活自己,哪有说话这般容易?穷人家“家徒四壁”,可好歹还有“四壁”在,这柴房里却连一面墙都不是他的,他也从未拥有过属于自己的一面墙。

又是一个空腹难挨的夜。比空腹还难挨的,是歇身不属于自己的空屋里的那份孤独。

>>第一章(三)独家试读·面食恩情心中记

预售>>天宇书店>>点击下方链接进入预售页面

https://detail.tmall.com/item.htm?spm=0.0.0.0.bS97ab&id=548138976706

参与论坛赠书活动,抢阅天策统领杨宁生平

官方小说《催枪问谁·壹》答题赠书:独枪守唐魂——杨宁

http://bbs.17173.com/thread-10059894-1-1.html

再逛逛>>

相关阅读:催枪问谁,剑网三官方小说,剑网三,杨宁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