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催枪问谁•壹》独家试读 面食恩情心中记

时间:2017-04-14 11:15 作者:慕容无言 手机订阅 神评论

《催枪问谁·壹》由“剑网3”官方资深文案阳宝哥、乌鸦担任原案监督,老牌武侠作家慕容无言执笔创作。

《催枪问谁》系列小说依旧延续了“剑网3”官方小说系列的优秀品质,对人气角色、天策府总兵教头“杨宁”的少年时期进行了更为细致入微的描写。

8.jpg

预售>>天宇书店>>点击下方链接进入预售页面

https://detail.tmall.com/item.htm?spm=0.0.0.0.bS97ab&id=548138976706

参与论坛赠书活动,抢阅天策统领杨宁生平

官方小说《催枪问谁·壹》答题赠书:独枪守唐魂——杨宁

http://bbs.17173.com/thread-10059894-1-1.html

第一章(三)独家试读·未经允许,严禁转载

>>第一章(一)独家试读·既有天策何须神策

>>第一章(二)独家试读·少年人穷志不短

第二天一早,钱过山下了夜巡回到签房,回头喊道:“杨那谁!去给我端盆洗脚水来,要烫烫的。”

杨宁应一声,出去端了盆热水回来,放在钱过山身前。钱过山两脚抬起悬在半空等了片刻,又抬眼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杨宁,见他真没有替自己脱鞋洗脚的意思,拉着脸冷哼一声,只好自己动手解绑腿扒袜子挽裤口。

这一番举动让包天福坐在桌边看在眼里,他心想这要是换个机灵的孩子,早就上赶着蹲在旁边伺候了,巴不得整天围着班头们转,变着法子的讨班头们欢心。可这小子就杵在哪里干看着,就等着一会把盆端走而已。他心中暗笑,这么个没眼力的倔驴,怪不得县老爷不愿意放在身边了。包天福咳嗽一声,问道:“这个杨那谁啊?你还当过道士?”

杨宁转过头,发觉包天福是在喊自己,点点头应道:“糊口谋生罢了。”

钱过山哈哈大笑:“你没学个腾云驾雾、五雷轰顶啥的?能不能抓个老鼠精啥的给我们瞅瞅?”

杨宁咬了咬嘴唇,闭口不言。

包天福忍住了笑,接着问道:“学哪些玩意儿没用,这小子看起来练过枪,背着根枪来的!”

钱过山哎哟一声:“会武艺啊!那可了不得,那就练起来看看呢!”说着他把板凳向后挪了挪,用泡在水里的脚把木盆往后勾了勾,倚在柱子上手指着身前腾出的空地道:“来来,就在这练两趟给我们见识一下。”

这番话哪里有见识的意思,分明就是耍猴般的戏谑与轻视,杨宁面色一变,任他打趣开心,闭嘴不再应答。这样一来,屋子里的笑料也就断了供,众人的开心骤然被打断,心情也就很是不爽。钱过山用下巴点指地上的木盆:“来来来,你驾着云去把水给我倒了!”

杨宁走出签房将水盆泼进沟渠,长出口气回到自己柴房里,想把被溅湿的衣服晾起来,却找不到能搭挂衣服的地方。他左右寻了半天,无奈抄起倚在墙角的长枪架在两堵矮墙之间,把湿衣服搭在枪杆上。

衙门里不管晚饭,入夜后的杨宁饥饿难耐,摸着随身的水葫芦灌了两回水喝,仍不管用,胃里翻腾不安地作乱,他只好穿衣出门想找点吃的。若是在野外,还好摸个鸟窝、摘点野果吃,但这是县城,虽然灯火阑珊、百货在售,但没有钱谁会凭白给你吃食。

杨宁信步转过街角,忽然闻到一股甜香味,这是用新麦磨粉蒸制面食特有的味道。这股香味扑进他鼻子,又钻过咽喉直冲到他小腹里一兜一转,杨宁脚下便有些摇晃。杨宁忍不住循着香味走过去,这是街口一家面食店,挑着“柳记”的布幌,一个身形微胖、发挽双髻的丫头正守在笼屉前,将蒸熟的面食用竹夹子收拾进旁边的笸箩里,准备收摊回家。

胖丫头将手里的活计忙完,抬头忽然看见摊子前有人,被唬了一跳,待看清是个与自己年岁差不多大的半大孩子,她先抬手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,接着皱眉问道:“你是要买面食么?”

杨宁情不自禁喉咙一动,咽了一记口水,他身无分文很久了,哪里有钱来买东西,想转身走可又偏偏迈不开脚步,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都被眼前这一个个小馒头拴住。胖丫头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些奇怪,上下打量一番杨宁,忍不住笑出声来:“我说你是打哪儿来的啊?看你下半身吧,裤子鞋子补丁带补丁像个乞儿,可看你上半身却穿着衙门里的官衣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

最尴尬莫过于人前言穷。这一句话将杨宁问得满面通红,站在原地无话可答。

胖丫头眼珠一转,笑道:“难不成你是趁着那些捕快老爷们在河里洗澡,偷了他们的官衣?”

这句话惹恼了杨宁,他猛地仰起头,瞪着比自己还高过半头的胖丫头怒道:“我从来不偷不抢!我是县衙里候补的捕快,这是官家发给我的官衣!”说完转身便走。

胖丫头见他恼了,忙绕出柜台追来,扯住他袖子安抚道:“得罪得罪,原来是候补差官大老爷啊,小女子言语莽撞啦,给你赔罪。”口中说着赔罪,胖丫头却仍然忍不住用手捂住嘴,强压住笑意问道:“请问那官家发衣服,还有先发半身的?是等到立秋之后再发裤子不成?”

杨宁面色更红,转头瞪视这胖丫头,甩袖子想走开。可一回头蒸食的香味又扑面而来,香气冲得他胳膊酸软使不出力道。胖丫头笑着扯住他衣袖,将杨宁拉回到柜台前,掀起笸箩上覆盖的棉被,拿出一个小面刺猬来递给他道:“大老爷别生气啦,小女子请你吃点心。”

这小刺猬是由麦粉揉制发酵,拳头大小,内装豆馅,两粒豆子捏在头侧当作眼睛,在面团的背上用剪刀剪出尖刺若干,都是出自胖丫头之手,极为生动好看,更兼香味扑鼻。杨宁此时腹内饥饿难以抗拒,竟然不自觉间就伸手接了过来。

看着杨宁两口就把面食吃完,胖丫头小小吃了一惊,捧过来一个粗碗道:“喝点水吧。你从⋯⋯哪里来啊?饿了好久吗?你是不是⋯⋯过得不好啊?”

尘心千结,最寂寞是无人关注、无人问津,即便你死了,都像一粒微尘般悄无声息。万家灯火、别处风景,也都像是远远挂着的图画,满眼的锦簇繁华都与你毫无半点干系,剩你孤身一人留在这画外,身处闹市却如置身荒野。

月光下,一个面食和女孩子轻轻的一句话,瞬间竟如撞破银瓶,在杨宁心头敲出一个窟窿。他数年来压藏在心间的酸楚与寂寞,在一瞬间莫名地汹涌而起,在身体里喷薄流淌,掀起波涛翻滚,直漫过心头、漫出眼眶。

多少年来,杨宁就远远活在这图画之外。父亲早逝、母亲病故,杨宁少年时只能跟着远亲舅舅过活,可这舅舅居然也是壮年不寿的宿命。舅母带着自己的孩子改嫁他人,杨宁是不能再跟着的,他也没有赖在别人家里不走的脸面,只好就近寻一处道观暂时栖身,将来如何,也只有听天由命了。而道观中生活的这四五年,与师傅师兄们相处,却是杨宁出生这些年来难得的开心时光。但毫无征兆的,师父师兄们一夜之间走得干干净净不知所踪,又一次把杨宁孤零零抛下。至于舅母恩赐来的这一封信,不过是个赶他远走的借口罢了,他们对于杨宁的态度,只限于他一天需要吃多少粮食,是否能抵得过他能做的活计。人家生男养女,有家有业,自然要把杨宁这样碍事的亲人远远撵走,免得日后在家产处置上,给自己孩子留一段纷争。既然撵就一定要撵得远远的,山高水险才好,路上荒僻处再有些意外,那就更好不过,这样大家就都能落个清静,耳不闻心不烦。而万一今后杨宁发达了,还可以凭借这封信,上门去讨还一些恩情。

这本是世态炎凉下敷衍人的勾当,可杨宁真就怀揣这封书信,竟然孤身一人跋山涉水,一路走到了广武县。路上艰辛一言难尽,不提风霜饥寒,也不提山险人恶,诸般经历过往,都在“总能自己养活自己”这一句话里。

杨宁强作淡然样子,低声将自己这番来历讲完,却惊觉自己方才居然是在边吃边说,无意间已将手边一屉面食都装进了肚子。

胖丫头听完讲述,半晌无话,幽幽叹口气道:“这些人啊,他们算计来算计去的,真把活在世上这一遭,当成了做生意。这些人心里,装的不是情义,是算盘。”

“我⋯⋯我这是吃了多少?”

随着杨宁的问话,胖丫头也把思绪拉回到眼前的条案上,“一二三⋯⋯哎哟,一共十二个。还有两碗水。”胖丫头带着惊讶的眼神轻轻摇摇头,继而笑道:“候补捕快大人,你这饭量⋯⋯这肚量真不小,可你既吃饱了小女子的面食,就不许再生气哟。”

杨宁面色通红,不敢抬头看那胖丫头,低着头在地上寻了半天,捡起一粒石子,站到墙边工工整整连写两个正字,又加了两笔,才有勇气回头直面胖丫头道:“我欠你份面食钱,记账在这里,日后必定还你!”

胖丫头见他有趣,追问道:“那请问这位欠我面食钱的候补捕快大人尊姓大名?小女子也好为您挂账。”

“杨宁。木易杨,安宁的宁。⋯⋯敢问⋯⋯姑娘贵姓?”

《催枪问谁·壹》试读已结束,想知道关于杨宁的更多生平?不妨进入下方预售链接吧~

预售>>天宇书店>>点击下方链接进入预售页面

https://detail.tmall.com/item.htm?spm=0.0.0.0.bS97ab&id=548138976706

参与论坛赠书活动,抢阅天策统领杨宁生平

官方小说《催枪问谁·壹》答题赠书:独枪守唐魂——杨宁

http://bbs.17173.com/thread-10059894-1-1.html

再逛逛>>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剑侠情缘OL3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您

相关阅读:催枪问谁·壹,剑网三小说,剑网三官方小说,催枪问谁